金鼎娱乐

<form id="xzsw"></form>

<address id="xzsw"><listing id="xzsw"><meter id="xzsw"></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xzsw"></em>

        <form id="xzsw"></form>

          
          

                  <kbd id='xzsw'></kbd><address id='xzsw'><style id='xzsw'></style></address><button id='xzsw'></button>

                      2016年01月13日 星期三
                      • English  |  
                      • 公务邮箱  |  
                      • 中国地质调查局移动站点  |  
                      • 中国地质调查局官微  |  

                      首頁 > 工作動態 > 地質行業信息

                      留住地球科學的“根”

                      ——全國最大地學標本資源共享平台建成記

                      來源: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王瑜 雷鸣 张棣 發布時間:2019-07-09

                      ①寶石學專業研二學生彭晖正在爲標本拍照

                      ②何明躍對標本庫的資源如數家珍

                      ③劉皓向記者展示最新一代標簽

                      ④趙鵬大院士采集的標本

                      當人們都在爲到來的“人類世”而興奮不已時,地質工作者們依然在默默地耕耘著。因爲在他們看來,無論關于地球的過去還是未來,還有更多的奧秘等待他們去探索。而他們探索這些奧秘的線索之一,就是岩礦化石。近日,曆經20年、兩代負責人和數百位標本資源數字化人員不懈努力的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台——“國家岩礦化石標本資源共享平台”終于建成,記者采訪了該平台的建設者們。

                      一塊化石改寫地球曆史

                      當記者來到位于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逸夫樓地下一層和二層的國家岩礦化石標本資源庫時,首先展現在記者眼前的,是“松科一井”的全部岩芯標本。

                      “松科一井”是在松辽盆地布孔、为研究白垩纪气候变化的超深钻、科学钻,两段总共2600米的岩芯,都保存在这里。“松科一井”发现的微体古生物化石,反映了几百万年前古气候的变化,地质工作者以此来推测未来气候的演变。“‘松科一井’发现有孔虫的化石,从而揭示松辽盆地至少存在海相沉积。而在此之前,地质界普遍认为松辽盆地是陆相沉积。有句话说‘一粒种子改变世界’,用在我们这就是‘一塊化石改寫地球曆史’。”国家岩矿化石标本资源共享平台负责人、中国地质大学珠宝学院党委书记何明跃教授介绍。

                      的確,岩礦化石提供了古生物和古環境演化的線索,是地質工作者探索遠古、預知未來的重要依據,每一個岩礦化石之中都可能藏有破解地球謎團的密碼。也正因爲如此,將岩礦化石標本資源整合共享,成爲中國地質大學(北京)衆多院士專家的願望。

                      1999年,在楊遵儀、王鴻祯、郝诒純、翟裕生、莫宣學、葉大年、茅紹智等一批院士和老教授的倡導下,由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牽頭、原校長吳淦國教授負責,何明躍教授具體組織實施,從國家層面開展了跨單位、跨部門的岩礦化石標本資源整合與數據庫建設工作。標本資源整合後,2003年他們開始將標本資源信息化,並提出“共享平台”概念,從而進入“國家岩礦化石標本庫”階段。2011年,何明躍教授接過接力棒,進一步開展標本資源整合與共享工作,帶領由中國地質大學(北京)牽頭,聯合中國地質博物館、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中國地質科學院礦産資源研究所、中國地質大學(武漢)、吉林大學、北京大學、成都理工大學、昆明理工大學、河南省地質博物館、自貢恐龍博物館等20余家我國重要岩礦化石保存單位進行地學標本資源整合與共享。

                      此外,在共享平台建設過程中,陸續有個人、專家、科學家向平台捐贈收藏的標本,很大程度上起到了搶救標本的作用。如今,兩代負責人和數百位標本資源數字化人員經過20年的不懈努力,終于在最近被科技部與財政部發文批准爲國家科技資源共享平台——“國家岩礦化石標本資源共享平台”。

                      一個平台展現地球古今

                      看完標本庫的岩芯、礦物和化石,這裏的楊眉老師向記者介紹了共享平台的具體情況。

                      共享平台的岩礦化石標本産地覆蓋34個省(區、市)及行政區,以及美國、俄羅斯、加拿大等91個國家,具有科學價值的化石、礦物、岩石、礦石標本,有17.8萬余件實物和數據庫。同時,平台構建了九大模塊、150余個專題:古生物化石群專題20個(雲南澄江動物群、北京周口店及山頂洞古人類遺址、豫西華夏植物群、自貢恐龍動物群、河南汝陽盆地恐龍動物群等)、典型礦床專題80個(內蒙古包頭市白雲鄂博鐵铌稀土礦床、江西省德興市斑岩銅礦床、甘肅省金川銅鎳硫化物礦床等)、地學專題3個(天津薊縣中上元古界地層剖面等)、3000種系統礦物學數據庫及查詢系統、珠寶玉石專題39個、岩礦化石精品圖片庫4個、原創科普視頻10個、3D礦物精品24個,以及基礎地理、基礎地質、地學科普專題等。“每一件標本背後都有一個故事,它們共同記錄了地球演化進程中無數精彩的瞬間。”何明躍說。

                      作爲科技部國家科技資源共享平台的一級平台,岩礦化石標本資源實物及數據庫和專題數據庫及數據産品通過在“國家岩礦化石標本資源共享平台”網站發布共享,並將元數據發布在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台,用戶可在門戶網站通過資源中英文名稱、産地、樣品編號、資源形成時代、保存單位、庫存位置號等11個查詢條件,快速查詢檢索標本資源共性描述及圖片信息。平台還提供標本資源信息及實物共享,同時提供地學特色專題展示、學術交流與科普教育等服務。目前,平台日訪問量1萬以上,累積訪問量達3300余萬,實現了岩礦化石標本資源的有效整合、合理保護、充分共享和高效利用,爲科技創新、專業教學、人才培養、人工智能研發及科學普及等提供了重要支撐。

                      爲加強國內外交流和共享,共享平台還設立了全球岩礦化石標本資源保存機構名錄,含國外335家、中國37家標本保存機構的網絡平台鏈接。

                      同時,作爲我國最大的地學標本平台,何明躍和他的團隊研究制定了岩礦化石描述標准52個、技術規程39個,出版了《礦物、岩石、礦石標本資源及礦床描述標准》《無脊椎動物化石標本資源描述標准》《脊椎動物、植物、牙形類化石及舊石器標本資源描述標准》《岩礦化石標本資源收集整理保存技術規程》,指導全國標本資源保存單位進行岩礦化石標本資源分級分類整理、鑒定、描述、數字化建設。

                      “在整合資源的過程中,我們的一個理念是,數據質量最重要。例如:標本描述標准由100多位科學家參與制定、研討、評審、試用、修改完善,最後出版,形成標准和規範。”何明躍還介紹,正是有了精確的標本描述,爲後期平台建立專題提供了翔實的基礎資料。因此,平台的專題、視頻含金量高、科普性強。

                      一項事業傳承地學精神

                      在化石標本庫裏,記者看到一件華夏植物群的化石標本,它的采集者是中國地質大學(北京)古植物學退休教授楊關秀。一直從事地層古生物教學和科研工作、對我國二疊紀古植物及生物地層作了長期的調查和研究的她,也是標本庫的第一代建設者。“楊老師退休後還惦記著她的標本,2008年開始到她坐著輪椅,用幾年時間整理完了1000多件標本。她常說,心願了了就好了。”楊眉老師說。

                      是的,這裏每一件標本的身上,都凝聚著地質人心血。記者在標本庫裏看到,幾乎每一件標本,都有“三代”標簽:“第一代”是手寫標簽,“第二代”是打印表格標簽,“第三代”是帶有二維碼的打印標簽。它們,不僅是時代發展的見證,也是一代代標本庫建設者精神力量的傳承。

                      就在記者采訪的當天,何明躍收到了國家科技基礎條件平台中心頒發的第六屆“共享杯”大學生科技資源共享服務創新大賽優秀指導教師獎,他指導的研究生團隊制作的參賽視頻也獲得了一等獎。“我們的參賽作品基本上年年都獲獎,而且很多是一、二等獎。”何明躍自豪地說,“這是一個讓學生了解現狀成果和未來趨勢的過程,他們在做數據産品的過程中獲得了國際視野,並得到鍛煉。”而這些視頻,都是共享平台中各個專題的精品內容。

                      何明躍的學生、寶石學研究生二年級的劉皓在標本庫工作已經有幾年了,標本庫的工作對她的學業有不小的幫助。像她這樣的年輕學生還有很多,標本數字化過程中,需要對岩石、礦石、礦物進行拍照、鑒定和描述,他們在參與共享平台建設的過程中,也逐漸沈澱和提升了專業素養。多年來,這裏已經培養了100多名研究生。

                      经过20年的不懈努力,共享平台终于建成,但这并不是终点。对于未来,何明跃还有更多的思考:下一步,他们要走入基层,到更有特色的地方,如中国重要古生物群、世界金钉子剖面、国家大型超大型矿山等,进一步发掘优质标本资源;把英文网站做起来,与国外专业标本网站互联互通,努力建成一个现代化、国际化、开放型的地学领域岩矿化石数据中心;深化信息服務,开发标本库人工智能,初步设想基于图像识别法,研发手机识别岩石、矿物、珠宝、化石的功能;通过公众服务,促进全国标本库的标准化建设……同时,何明跃也坦言,目前我国地学标本库建设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基层单位技术力量薄弱;在成果评价机制和转化方面,建库人员的积极性和获得感还需要提升等等。

                      何明躍常說,岩礦化石是地球科學的“根”。而他們的工作,就是保護好這個“根”。我們希望,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和投入到地學標本采集和保護事業中,從而讓地球科學這棵“大樹”更加枝繁葉茂。

                      相關鏈接

                      國家岩礦化石標本資源共享平台有哪些資源?

                      化石標本資源:模式化石及典型化石群標本8.2萬件,其中模式化石標本1.1萬件。典型化石標本主要有:我國境內古人類化石、雲南澄江動物群、遼西熱河生物群、山東山旺生物群、豫西華夏植物群、自貢恐龍動物群、河南栾川恐龍動物群、黑龍江嘉蔭恐龍動物群等20多個國內重要化石群及重點地區地層古生物化石標本,國外典型地層古生物標本,以及北京周口店、河北陽原、河南三門峽、內蒙伊盟、山西運城、貴州西部發現的舊石器標本。其中包含“世界上第一朵盛開的花”——遼甯古果、“世界上第一只飛起的鳥”——中華龍鳥、北京周口店古人類化石及雲南澄江動物群化石標本等享譽世界的珍貴標本。

                      礦物標本資源:整合了中國新礦物標本、稀有的礦物晶體晶簇標本、典型礦物標本及部分國外典型礦物標本2萬件,含1500余種礦物。其中,國外産出的礦物標本占36%。

                      岩石標本資源:整合了國內外典型岩石標本5.8萬件。主要有:青藏高原及其鄰區的岩石,中國高壓、超高壓岩石分布帶的榴輝岩,中國東部中新生代玄武岩及其地幔岩包體,峨眉山大火成岩省超基性岩等標本資源,天津薊縣中上元古界地層剖面,浙江長興二疊—三疊系界線層型灰岩剖面等典型剖面的岩石標本,以及國外典型岩石標本。

                      礦石標本資源:整合了100多個中國瀕危礦床和大型、超大型、特色礦床和400多個典型礦床的金屬、非金屬和能源礦石標本1.7萬件。